2018知名餐饮品牌“死亡”名单曝光 明星店死的最惨

浏览量:25 次

2018年对于餐饮市场终究是不太平的一年,随着抖音等直播平台的爆火,网红品牌、明星店大肆崛起,但瞬间火爆似乎让经营者们“飘了”,经营不善、偏贵、中看不中吃、资金链断裂等等问题逐渐显露,褪去新鲜感的消费者也迅速流失,致使门店不堪重负,迅速枯萎。

为此,《联商网》特别盘点了2018知名餐饮品牌死亡名单,我们从中梳理分析出这些餐饮品牌倒下的真实原因,他们究竟是怎样“作死”的?

1、周杰伦——Mr.J Diner

早在2016年5月底,周杰伦的Mr.J Diner餐厅深圳首店在深圳KK ONE开业。Mr.J Diner,这个名字由周杰伦的《牛仔很忙》MV中出现的餐馆名称而来,其深圳店则是Mr.J餐厅在中国大陆的首家直营店。该店刚开业时热闹非凡,周杰伦的粉丝团纷纷慕名而至。

然而,Mr.J Diner于2018年年初已经撤场,并没有在该商场继续开店的计划。根据大众点评平台上的Mr.J Diner保税区店址,后据南方都市报证实该地实为一家食堂和外卖店,并不见杰伦西餐厅的踪影。

2、陈小春——七爷清汤腩

2016年底随着嘉里中心的开幕,该店也随之开业。据悉,该店之所以号称“七爷”,是因为这家店是由陈小春和他的6个“古惑仔”朋友一起开的,由此也多了一丝江湖气。

从门店装修,到菜单设计,走的都是地道的港式风格,主打“清汤牛腩”和手工牛肉丸。但在杭州,单品店+明星店并没有给它带来太多的优势,更多的评价是“偏贵”、“没有二刷的点”,成了杭州难得的不用排队的明星店。目前,已经悄然歇业。

3、张嘉佳——卷福和他的朋友们

这是张嘉佳与“好基友”、褚橙策划人蒋政文合伙创立的小龙虾品牌。明星项目,又有众筹平台“开始吧”背书,让始于2016年的10城线下卷福店众筹项目获得海量关注,上线极短筹款近2000万。花3、4万块钱成为明星合伙人,享受1%利润分红。

如今已经在北京百子湾已经找不到这家曾经的网红店。一年时间除了上海店,10家小龙虾店由于“经营不善”,有7家倒闭,接近2000万的众筹款项打了水漂。甚至北京店停止营业、换了招牌,还是共建人路过时自己发现的,作为众筹发起方的上海晚鲤公司(蒋政文、张嘉佳、真格基金等投资的公司)以及“开始吧”并未告知,还涉嫌伪造股东签名,工商注册材料造假、关联交易、股权分配比例与出资额不透明等行为。

4、孟非——孟非的小面

2014年11月,孟非的小面第一家店在南京河西万达广场开业,开业当天,不仅郭德纲、黄健翔、黄菡等孟非好友到场祝贺,整个万达广场都被粉丝包围得水泄不通。

2015年9月,孟非的小面又趁热打铁,在中央商场和金茂汇相继开了两家分店。

据悉,孟非的小面共关闭了4家店。目前还有6家,分布在南京、西安、北京、深圳。

5、澳拜客

5月16日,美国澳拜客牛排连锁店发布告示,称因经营策略调整,将即时关闭在上海、苏州和杭州的所有门店,购买有效期内现金券的顾客可于2018年7月31日24时前,发送邮件与澳拜客 Outback联系,届时,会有专人沟通退款事宜。至此中国大陆已无一家门店。

从澳拜客开店的选址上看出,其一般选在城市核心商圈,甚至是集中在当地知名的购物中心内,客单价在200元左右,然而不少购物中心面向的客群大部分来自周边写字楼的白领,就餐需求一般都是午餐,而200元的午餐标准很难实现。

6、黄晓明、李冰冰等——热辣壹号

曾开在深圳福田区皇庭广场的热辣壹号,绝对是“话题之王”,而如今这里已关门停业。2017年5月,黄晓明、李冰冰、任泉、黄渤、何炅、井柏然,六位明星合开的火锅店“热辣壹号”进驻深圳曾炒起一波话题。六位明星投资人的光环、店面以电影为主题辅以明星合影、菜品以热辣川系火锅为主打,各方面都足够吸引人。可一年刚满,这家号称深圳唯一、全国第十五家分店的热辣壹号却关门大吉。在大众点评的界面上,最近的一条用户点评停留在今年四月下旬。

7、和兴隆

董事长跑路;旗下196家食堂面临停业;多家投资机构、证券公司,3.6亿元投资面临打水漂;银行、小贷公司、供应商、员工,纷纷上门要债讨薪……

这个成立于2008年的广州团膳龙头企业和兴隆,最近爆发的这一系列事件,致使整个企业陷入瘫痪。

去年,和兴隆年营业收入达8.3亿元,在全国14个城市设有子公司,在团餐领域里,从体量、规模和营收上来说,和兴隆绝对是国内的龙头企业。却没想到,突然爆发了经营危机,这对于整个团餐市场,和资本市场来说,都是一声惊雷。

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和兴隆存在资产转移的可能。

8、华清缘

前段时间,“清华总裁班开餐厅破产”成为微博上的热议话题,点赞数已经超过10万。

事件起因是34名清华总裁班的同学众筹680万元,开了一家餐厅,结果3年连续亏损,最终不仅破产,680万投资款打水漂,不考虑餐馆破产残值,实际3年亏了1000万左右。除此之外,还有100多名客户办理的充值卡费未退。

据悉,华清缘主题餐厅距离清华东门和清华科技园仅100米。餐厅经营面积1166平米,拥有餐位216个,内设9个大小豪华包房,一个容纳100多人的宴会大厅,及一个饮茶休闲,举办展览及沙龙的展厅。

9、Win House

这个餐饮品牌,由百胜中国前总裁、永和大王创始人联合创办,不同于一般网红餐厅,它前期的产品、服务、环境还是很受顾客认可的。甚至还被誉为“全日制早午餐鼻祖”。

这家网红餐厅是上海音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公司。因公司因经营不善,于10月底突然集体关门停业。

基层员工欠薪2个月,管理层欠薪3个月,房租拖欠,公司官司缠身等等负面纷纷曝出。

10、一品三笑

曾经以卤肉饭单品闻名的中式快餐品牌“一品三笑”突现大批关店。经调查,一品三笑官网显示的25家门店如今已关了11家。企业曾坦言,是因为过度依赖外卖但平台补贴渐微,门店经营遇困。

一品三笑最早成立的一家店为兴美店,于2006年10月份开业,至2016年,一品三笑门店数量达到顶峰时期25家。然而也就是从这时开始,一品三笑的发展开始陷入停滞。近两年却已经关闭门店最多时期近一半的门店。

11、黄磊、孟非——黄粱一孟

2016年9月,南京黄孟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注册资本600万元,法人代表余嘉仪。黄磊直接持股45%,为第一大股东,而孟非则通过间接持股占约35.28%的股份。

2017年4月,“黄粱一孟”火锅店在南京德基广场开业,不久就因价格贵登上微博热搜。

2017年6月,孟非接受采访时说,“付过钱你才有资格说它贵不贵、好不好。”一石激起千层浪,加上有直播主去探店,网友对“价高”有更直观的印象,“黄粱一孟”的生意并不好。

2018年初,“黄粱一孟”开始降价自救,接连推出各种优惠套餐,如99元自助、188元3人餐、整月5.9折等,但效果有限。

2018年12月,南京德基店关闭,宣布会回到重庆升级,并于明年5月在重庆开业。

12、王品集团(ita义塔、舒果新米兰疏食)

王品集团为优化集团体质,再度启动瘦身计画,近日宣布自12月中旬起陆续结束集团旗下获利不佳“ita义塔”义式餐饮品牌4家门市营运,另蔬食品牌“舒果新米兰疏食”则结束3家门市,仅留下台北?托吮钡辏?⒆?透囊浴?u/food欧陆轻食》品牌继绩服务消费者。

据悉,王品舒果品牌创立于2010年,ita义塔则创立于2014年。

13、千秋膳房

千秋膳房1999年成立,陆陆续续在上海开设了13家门店,拥有员工近200人,谁也没想到,这个年头颇长,颇具知名度的连锁店,老板竟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就留下一句“你们要告我就告吧”。

一时间,房东收不到房租,200多名员工薪水没有着落,供货商的欠款全是以几十万计数。

目前千秋膳房所拥有的13家门店,仅有一家常熟路店处于营业状态,利用库存自营自救。

14、Pret A Manger

Pret A Manger的品牌名称源自法语的 prêt à manger,意为“即刻食用”。1986年由两位年轻人在伦敦的维多利亚街成立,提供三明治、沙拉、面包、果汁和咖啡,也提供这些产品的营养表。凭借新鲜、自然,和首创的“店内厨房”,Pret A Manger 在英国流行开来,一些上班族客人将其称之为“食堂”似的存在。

2014年Pret A Manger在上海的K11购物中心开出中国内地的首家门店,计划在次年新增两家上海的门店,再进入北京。但现在计划落空,关闭了目前仅有的两家上海门店。

据悉,在退出中国内地市场后,将专注在香港的业务。目前Pret A Manger在香港有27家门店。

自我定位不清晰、管理欠缺等5大作死主因

“一入餐饮深似海、半是繁华半是哀”,这句话充分的展示了餐饮行业的特征。餐饮业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朝阳行业,当同时又是具有强服务属性的制造型零售产业,这种属性决定了餐饮行业的门槛不是很低而是很高;这也是导致大多数餐饮业都是以单一门店存在的根本因素。

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孙裕隆认为:“餐饮行业虽然市场规模持续增长,但很难形成寡头经济效应,其根源是餐饮行业的服务属性与制造属性带来的顾客高敏感与满足递减,任何一个顾客无论消费能力如何在就餐选择上都具有非常强的服务敏感性,这种服务敏感性对于中高端餐饮而言是顾客的基本需求,而对于普通餐饮而言则是顾客的潜在影响性因素;任何一个餐饮业态的产品都很难让顾客产生持续性的高满足期望,需要持续优化、改良与创新,这与其他零售行业具有较大区别。基于此,餐饮业也成为死亡率最高的的行业。”

餐饮企业倒闭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导致:

1、定位不清,单纯依托于明星效应来支撑餐饮门店的发展,这种餐饮店的优点是具有天然的粉丝与圈子,种子客源丰厚,然而,明星效应之外,餐饮店的根基还是基本体验的夯实,也就是吃和服务要与明星店的光环匹配,如果只是因为是明星投资的,顾客就可以忽略对产品与服务的感知,哪基本上是做梦。

而大多数明星店在一开始并没有非常清晰的定位,只是依托于自身的一些想法去投了一家店,这些想法的落地是需要顾客检验的,而时间是最好的裁判。大多数明星店都缺乏基础运营的夯实与建立,个性化更突出,没有产品与服务做支撑,没有顾客感知溢价做后盾,明星在餐饮行业也只能是流星。

2、实际商业模式与市场选择的不匹配。澳拜客是典型的例子。国内一、二线市场近年来的商圈成本不仅没有在互联网影响下下滑,反而随着房地产的发展越来越高,在核心商圈开店是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国外品牌进入中国的首选策略。然而时至今日,核心商圈开店对于大多数餐饮品牌而言广告与推广的意义成为了核心,盈利成为越来越遥不可及的奢望。

3、文中一品三笑的萎缩表面看是对外卖平台的过度依赖,根本上是在互联网外卖平台井喷式发展阶段失去了战略认知,盲目追随的恶果。

4、王品一直以来都是中国餐饮行业多品牌运营的典范,对于王品而言内部品牌孵化是基本的经营模式,对于新品牌无法在一定时间内形成盈利与复制能力的,优化与淘汰是基本动作。因此,王品对于新品牌做出的选择并不能算是问题,反而是战略的坚定与清醒。

5、所有管理失误带来的失败并不是管理本身的问题,是核心管理层的盲目与冲动。在当下餐饮行业“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闹景象背后,依靠模式进行资本运营以期实现快速扩张成为餐饮行业的主流,然而,资本的背后是对餐饮企业高回报的期望,而高回报对于当下的餐饮企业而言已经变成可以描述但很难实现的理想,依靠模式快速发展的餐饮企业一方面面临快速上涨的人力成本、供应链投入成本、市场公关成本、税费管理成本,另一方面大多数餐饮企业在模式面前做的都是“面子活”,表面光鲜亮丽,实际的精细化管理与运营能力很低,这也就造成一旦市场出现波动,瞬间崩塌的结果。

老祖宗告诉我们:“餐饮行业是一个勤行”。只有脚踏实地没有投机取巧,任何时候,选择进入餐饮行业,就需要选择脚踏实地去把每一个要素做好,无论是单店还是多店,无论是单一品牌还是多品牌,只要你投入足够的踏实足够的勤奋,不贪利冒进,老天爷一定会照顾你。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2018知名餐饮品牌“死亡”名单曝光 明星店死的最惨